国家发改委近日印发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明确,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目前城区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有13座,除了北上广深这4个超大城市,还有天津、重庆、武汉、成都、南京、郑州、杭州、沈阳、长沙等特大城市。

未来除了这13个城市,其他城市都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限制,包括西安、苏州、合肥、济南、青岛、大连、厦门、宁波、昆明、石家庄、南昌、福州等。

2019年我国将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

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城市政府要探索采取差别化精准化落户政策,积极推进建档立卡农村贫困人口落户。

推进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全覆盖。确保有意愿的未落户常住人口全部持有居住证,鼓励各地区逐步扩大居住证附加的公共服务和便利项目。

2019年底所有义务教育学校达到基本办学条件“20条底线”要求,在随迁子女较多城市加大教育资源供给,实现公办学校普遍向随迁子女开放,完善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参加高考的政策。

持续深化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扩大公租房和住房公积金制度向常住人口覆盖范围。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也就是说,当前除了超大特大城市之外,其他城市的落户将变得十分容易。

根据《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结合公开资料,统计梳理发现,目前城区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有13座,除了北上广深这4个超大城市,还有天津、重庆、武汉、成都、南京、郑州、杭州、沈阳、长沙等特大城市。巴塞罗那

这个过程中,有一大批二线城市受益最大,包括西安、苏州、合肥、济南、青岛、大连、厦门、宁波、昆明、石家庄、南昌、福州等城市。

今年3月18日,河北省会石家庄宣布取消在城区、城镇落户“稳定住所、稳定就业”迁入条件限制,全面放开城区、城镇落户。全国公民仅凭居民身份证、户口簿就可向落户地派出所申请户口迁入市区、县(市)城区和建制镇,而且,配偶、子女、双方父母户口可一并随迁。石家庄也由此成为首个实施落户零门槛的省会城市。

中原地产首席市场分析师张大伟认为,当前我国的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差了16个百分点。其中绝大多数就是城市中落不了户的。尤其由于学历在大专以下、在二线城市中落不了户的占了相当大部分。因此这些城市放开放宽落户,有利于加速推进户籍人口城镇化,加速这些城市经济社会发展。

与此同时,这些二线城市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对加快新型城镇化具有重要意义。在京沪等超大城市控制人口规模、中小城市吸引力又不够的情况下,二线城市就成为人们落户的重要方向。

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表示,城市的发展不是大中小城市齐步走。在京沪等超大城市出现大城市病、生活成本高昂,中小城市吸引力又不够的情况下,二线城市尤其是很多省会城市正迎来城市发展的黄金期。通过放开落户,引进人才,吸引人口流入,实现做大做强,进而带动全省发展。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认为,从去年底以来,整体落户的门槛有很大的放松。除了超大城市外,大中城市都在放开放宽落户限制。一个方面是原来主要是严格控制大城市规模,现在则是突出强调中心大城市带动都市圈、城市群进而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作用。另一方面,原来吸引的都是中高端人才,现在不光是人才,而是吸引劳动力。毕竟城市要发展,不能只有大学生,也要有很多一线工人和服务业人员,城市才能更好地发展。

此外,部分三四线城市也将受益。张大伟分析,由于一二线城市房价较高,而农村地区的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又相对落后,因此,有不少人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会选择房价相对合理的三四线城市,实现就近落户及置业。

根据公开报道,青岛、济南两市均在各自的“十三五”人口发展规划中提出了2020年迈入特大城市行列的目标。

根据2018年3月印发的《济南市人口发展“十三五”规划》,“十三五”期间济南“全面二孩”政策效应将平稳释放,全市人口总量保持适度增长。

到2020年,济南市城区常住人口规模达500万人以上,迈入特大城市行列。

据报道,2017年末,青岛常住人口为929.05万人,预计到2020年,城区人口有望突破500万人,达到特大城市人口规模标准。

国家发改委此次印发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指出,深化“人地钱挂钩”等配套政策。深化落实支持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财政政策,在安排中央和省级财政转移支付时更多考虑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2019年继续安排中央财政奖励资金支持落户较多地区。

同时,全面落实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与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挂钩政策,在安排各地区城镇新增建设用地规模时,进一步增加上年度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的权重,探索落户城镇的农村贫困人口在原籍宅基地复垦腾退的建设用地指标由输入地使用。

此间的一大背景是,过去强调中小城市战略的结果是:一线和部分热点二线城市人口快速增长、土地供给不足,三四线城市人口增长缓慢、土地供给过多,由此造成土地供需错配。

在专家看来,将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与农业转移人口数量挂钩,并且将原籍宅基地复垦腾退的建设用地指标由输入地使用,这些措施更符合人口与经济社会发展的真实需求,对输入城市将起到很好的激励作用,有利于输入地城市的建设和发展。“从各地发布的人才政策来看,目前人才标准持续降低,很大程度已经开始变成了劳动力之争。”中原地产首席市场分析师张大伟说,人口的增加,必然带动土地指标和财政指标的增加。尤其是土地指标增加了,城市就可以在更大的空间上布局,发展更多产业,做大做强城市规模,提升城市集聚辐射能力。因此,土地指标的增加对很多城市尤其是二线城市以及大都市圈周围的三四线城市是一大利好。未来房地产市场发展的重点也在这些城市。

《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指出,在符合土地用途管制前提下,允许都市圈内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地区调剂。健全都市圈商品房供应体系,强化城市间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协同。

张大伟认为,“人地钱挂钩”将有利于大城市、都市圈周围的农业人口实现就近城镇化。因为这些区域可以实现成片规模的城镇化,空出来的用地指标可以集中转移到城市,进而利好中心城市、都市圈的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原所长牛凤瑞认为,中国还处于一个城市化加速时期,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聚集,这是目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内中国城镇化的一个主流趋势,未来预计还会有几亿农村人口进城。基本住房是市民化的一个物质基础,旧房改造也好,城中村改造也好,都是城市更新的重要组成部分。城镇化扩大了居民的市场需求,对房地产来说是利好因素。

中原地产首席市场分析师张大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户籍城镇化率的提高对房地产市场影响非常大。张大伟认为,目前,全国除了京沪,大部分城市落户难度已经不大。放开落户政策,有利于已经在城市生活的群体获得城市的公共资源,对于房地产市场来说,也有了稳定的市场需求。从城市发展看,城市圈成为房地产市场发展的重点区域。因为人口的聚集,这些区域也有了基本的市场需求。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此次发改委明确2019年城镇化发展的任务,部分具有突破性,对于2019年城镇化发展以及相关楼市发展都有比较直接的影响。尤其是2017年以来的各地“抢人”动作,规划最好的十大城市都和城镇化发展有关。此次政策或会强化各地人才落户等相关政策,对于购房需求等影响是比较大的。

严跃进认为,后续二三线城市因为落户政策所形成的购房需求会明显增加。尤其是结合近期的小阳春等楼市态势,预计后续市场情绪会不断转好,进而形成更多的购房需求。总体来说,当前房地产市场具有较好的发展态势,对于二线省会城市来说,预计二季度市场交易会有更为明显的反弹。

来源:摄影 赵晓明,爱济南新闻客户端、新华社、第一财经、中国证券报、华夏时报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mbeddedsecrets.com/,巴塞罗那

Post Comment